人文徽州  
     
 


左田旧事

左田是个古名,今叫社景,处祁黟两县交界的横联乡。因山形如蛇,村处蛇颈,古曰:“蛇颈”,又因有“蛇”不雅改为石景,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时再改社景。改来改去,村子依然,青山绿水依然,人们依然是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,过着牧歌田园般的生活。你别看这仅有二三十户人家的山村,古时聚族而居的黄姓很是兴旺,为官经商不乏其人,旧事颇是有趣。

左田旧事当中最大的盛事可能就是“游太阳”了。这是一种祭祀的傩舞,村中有“太阳会”,每年阴历六月十二至十四日供奉太阳菩萨,祭祀特别隆重。惊险的一折叫“拨油锅”,在空旷的场地,在“慈善”的菩萨前,一口烧滚的油锅中煎煮着豆腐,舞蹈的人要用手将油锅上的豆腐捞出扔到人群中,让观众争食。这一动作速度要快,否则手要被烫伤。最为残不忍睹的一幕叫“破天门”,树枝上悬挂着用纸扎的花伞,伞中拴上炮竹,点燃炮竹后由二人短裤赤膊,手持手斧来回舞蹈,先用斧在额前垂直划一刀,叫“破天门财”。接着在背部左右各划一刀,叫“挂背财”,再在胸前两侧各划一刀,叫“破胸财”。他们在噼呖叭喇的炮竹中,边跳边划,脸上前胸后背鲜血直流,观众看了无不寒心,上刀山,下油锅这种苦力危险的事,当然是村是黄姓的佃户们去做了。

左田村子不大,黄姓仕途却很顺,村人中进士、状元不少。这是项光宗耀祖的事,要在祠堂贴喜报、挂匾额、入宗谱。族人都会以此为荣,但也有些人想攀龙附凤,以此抬高身价与地位。在左田“一本堂”老墙上,有一块乾隆五十一年四月初二立的告示碑,意思是“始祖元和公唐任祁门县尉遂家左田,后支裔繁衍,迁居徽休各州邑,共五十余派身,二十九世祖方昌(文昶)公迁居古林,祁门左田建立宗祠为一本堂,每岁 三月初十日,远近支派齐集祀祖,以尽报本之恩,凡入一本堂者为左田黄氏正宗,自唐至今,从无伪派”。而“浩下西头黄姓本非左田支裔”却“擅用轩名升竖匾额”,“为此奔驰诉案伏乞;给予严禁,以别宗派”。今后非“左田黄氏正宗,升竖状元及第匾额者,地保邻佐许那指名禀县以凭拿究,该族务宜凛遵,不得借滥毋违”。这是一件公诉案件,就是非左田黄氏,盗用左田黄氏“状元及第”匾额,经县公堂审结,今后非正宗勿用,否则将凭拿追究,此为旧事之二。

当然,封建社会的宗族组织有它正俗教化,宣传封建礼教的地方,同样,封建社会乡规民约,也起到规范人们行为,保护社会环境的作用,比如左田村在嘉庆玖年发动的禁止棚民垦荒一事就是一例。据县志记载,明初以来,邻近地区安庆、潜山等地农民前来租垦山场,搭棚而居。棚民来祁盛于乾隆,延于民国,据嘉庆年间统计,全县有棚户579户,3465人,是徽州棚民最多的县。

棚民的侵入不仅侵占了本地人的生产资料,而且大量开垦山林,造成水土流失,危害相当严重。为使“有田可谷,有山可木,住基保坟,墓安谋不虚”。左田黄嘉震、黄田羲、黄庚、黄裕等人到江南徽州府反映,“棚内有祸人开垦,每逢梅雨河壅溪涨,遂使良田高平低没,沙石逼近祠基”。为此“请将该族西坑上坞,寿谷山无论家山己山不许盗租棚民,并不许借名自种,以免土松沙卸,壅于河流,有害民田,事属可行准为示勒石永禁……为此,示仰左田黄姓及附近居民等。如敢违禁盗租以及藐视借名自种,许黄姓族家……捕保甲人等指名赴府呈禀,以凭严拿重究,断不稍宽名宜凛毋违”。这份“奉府宪示禁”的文书,左田人将此刻碑立于“本堂”祠内毋损。这禁止棚民开垦种山乃为旧事之三。

旧事新说,观点是“扬弃”,优秀的要继承,让其发扬光大;糟粕应“摒弃”,让其不得翻身。比如,传统的民间艺术“游太阳”要发掘整理,但不能残害身心,要好学进取,却不能哗众取宠,还有生态环境要保护,否则还谈什么可持续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文来自徽骆驼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b5b57d40100062b.html

 
         
  简繁字转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