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徽州  
     
 

黄宾虹:一代画坛宗师的革命情怀

作者:吴汉能

维新变法的追随者

黄宾虹,字朴存,14岁离金华返原籍歙县应试童子,名列前茅;17岁中秀才,后又补廪贡生。他就读于光绪年间得中进士的汪仲伊门下,汪仲伊是位忧国忧民而又紧跟时代潮流的国学大师,精通书画、音律和剑术,他身教言传,开阔了宾虹视野,为其铺设了人生之路。

  1887年,宾虹24岁,他第三次赴杨州,在两淮盐运使署做录事,结识了一位廪贡生,名叫肖辰,成为好友。1894年宾虹辞去两淮盐运录事职,从杨州返回故里奔父丧。适逢甲午战败,清廷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。1895年康有为在北京发动应考举人梁启超等1320人“公车上书”。宾虹闻讯,当即致函康、梁说:“政事不图革新,国家将有灭亡之祸。”

  他在杨州结识的好友肖辰,原来他与康有为、梁启超素有交情,肖辰将康有为刚完稿的《人类公理》(大同)手抄一部分给宾虹看,阅后,备加赞赏。又经肖辰介绍,黄宾虹与维新派的主将谭嗣同有过会面长谈。

  那是谭嗣同从浏阳赴上海途中,应肖辰之邀,在贵池驻足会唔宾虹。三人就在一家临江的旅社楼上,开了一席,边饮酒边叙谈。宾虹兴致很浓,一口气谈了个把小时,谭嗣同却没有搭腔,宾虹有点怪谭高傲。谁料,酒足饭饱,谭嗣同站起来,朗声道:“朴存兄说得对,对有野心的列强就要伸出拳头去打!”“可是兄也知道目前举国上下,五个指头捏不拢。”“请问力量焉在?”在讲到变法图强时,谭慷慨激昂地说:“不变法,无以利天下。”

  在谈到清廷顽固派的闭关自守,盲目排外时,谭嗣同说:“西学东传,势在必行,如何可阻?他日吾国发达,东学也可西传。科学取之于天地间,用之于普天下,西人既用,吾国为何不用?”在场的黄宾虹,肖辰大受感染。随后谭嗣同又取出随身携带的《莽苍斋诗草》,朗诵了几首,还谈到女子缠足之事,他说:“国要开关,女要放足!”“只要开关放足,吾国不强而强!”

  从此黄宾虹与谭嗣同把臂订交,信函往来频繁,研究时事,探讨学问。甚至连反对阴阳五行谶纬这说,谭嗣同也写信与宾虹商量。

  戊戌变法失败,谭嗣同等六君子慷慨就义。噩耗传到皖南,宾虹大哭了一场,说:“这个复生兄,是位豪侠中人,不怕天,不怕地,见义勇为,维新爱国,以至不惜头颅,可敬,可佩!”他还写了一首挽诗,但从不示人,直到1955年在杭州病危时,他才喃喃地诵出,家人好不容易记录下两句:“千年万里颂,不愧道中人。”

为革命党人铸钱币

  戊戌变法失败祸及黄宾虹,他巅沛流漓,过了一年逃亡生活。1900年“庚子之变”,八国联军攻占北京,慈禧太后西逃,又签了一个丧权辱国的“辛丑和约”,清政府无暇顾及维新余党,黄宾虹才得以返乡,途经宣城响山时,触景生情,沉痛地赋诗一首:“苛敛追捕谷弃农,盗由民化困穷凶;却为当道豺狼迫,狮吼空山一震聋。”这首“反诗”被藏匿八十多年,在他去世后才发现。

  1906年(光绪三十二年),黄宾虹任教于安徽公学,当时陈独秀、刘师培、陶成章、苏曼殊、陈去病等都是该校的教员。黄宾虹同时兼任新安中学的国文教席,他又邀同盟会员陈去病、陈鲁得同任新安中学教席。其时,国内各地纷纷成立各种革命组织,除孙文的兴中会以外,又有华兴会、光复会等等,黄宾虹才真正理解孙文宣传革命,推翻满清的道理。同年黄宾虹、许承尧、陈去病、陈鲁得等9人在新安中学秘密组织了反清的“黄社”,他们打着明末思想家黄宗羲非君论的旗帜,明里研究诗文,暗中宣传革命思想,推翻满清统治。

  “黄社”就设在黄宾虹的宅院“怀德堂”,他们经常集会,多次商议,利用徽州地处崇山峻岭,交通阻塞、信息不通,是清政府统治力量薄弱地区,秘密铸造钱币为革命筹集活动经费,并以此扰乱清政府币制。但是谁来主持这件“性命攸关”的大事呢?革命党人决定由黄宾虹承担此重任,认为宾虹从维新变法以来,崇尚变革,意志坚定,为人忠厚,办事果断,工作扎实。

  宾虹深知办此事的危险性,一旦败露,株连九族,但是谭嗣同为推翻清廷捐躯的英雄形象时时鼓舞着他。他接受任务后,便风尘仆仆去外地采办机器设备,又经多方寻觅,从山东聘了李师傅作技术指导。据说他曾为太平军铸造过钱币,太平天国失败后,他隐姓埋名,后来又参加同盟会,为人十分可靠。在设备、铜料、木炭准备齐全,次年春,就在“怀德堂”后院点火开炉。黄宾虹和李师傅及工人日夜操作,在熊熊烈火的炉前,个个汗流浃背,满脸通红,首炉铜坯即将出炉时,发生了件意外事,黄宾虹邻舍潘氏孤女寡母的两口楠木棺材,被当地流氓所盗,母女痛哭流涕,宾虹对此十分同情,帮她们追查,勒令原物归还。这伙盗贼为此怀恨在心,串通地方恶绅,将革命私造钱币告到省城。

  幸亏衙门里有革命党人内线,将十万火急的抓捕信息通给了黄宾虹,宾虹当机立断,连夜拆埋机器设备,遣散工人,销毁现场,在弟兄协助下,宾虹只身乘船外逃,直奔杭州再转上海。家人得知后,也怕株连,纷纷离家外逃,两个月后才敢回家。

  同时,有人将新安中学堂督学、“黄社”理事许承尧,以“阴谋结社,颠覆大清”罪被指控,许得密信逃往北京。由于安徽巡抚恩铭被著名革命家徐钖麟开枪打死,“黄社”案才不了了之。此外徽州知府王振声同情革命党人,恩铭死后,他对黄氏宅院手下留情,不去查抄。黄宾虹家人才得以平安无事,连铸币的李师傅也回到黄宅及至终老。

  继后,同盟会会员陈去病也经杭州转到了上海。是时,黄宾虹与“黄社”同人再聚沪上,图谋反清革命大业。

辛亥革命追随者

  1907年初,黄宾虹到上海,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柳亚子、邓实等人,并和陈去病一道加入“国学保存会”。

  “国学保存会”是怎样的团体呢?原来邓实、黄节等人深感清廷官僚一味媚外,外国侵略者又多方盗窃我国历代文物、书画,一批批载运出口,对此他们十分痛心,经反复商讨,于1905年在上海成立了出版机构,以保存国家文物为主,发扬我国精湛的民族艺术传统,定名为“国学保存会”。

  黄宾虹担任“国学保存会”主办的《国粹学报》主笔,还和邓实、黄节等人创办了《政艺通报》、《国学丛编》、《神州国光集》等书刊,这些书报、刊物大都具有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想,不少是清廷“禁书”。

  《国粹学报》团结了一批知识分子,他们大都在40岁左右、年富力强、胸怀大志、意志昂扬、各有成就的一帮志士。他们便酝酿成立了南社。柳亚子说:“它的宗旨是反抗满清,它的名字叫南社,就是反对北庭的标帜。”“我们发起南社是想和中国同盟会为犄角。”黄宾虹是最早加入南社的,并多次参加了南社的雅集。

第一次雅集在19091113日苏州虎丘张公祠举行。

  这次参加雅集的17人,陈去病、柳亚子等14人是以同盟会会员资格,而黄宾虹、蔡哲夫则以“国学保存会”会员身份出席的。南社的社友慷慨激昂痛斥清廷的腐败,中华民族处于危难之中。柳亚子当即赋诗,有“寂寞湖山歌舞尽,无端豪俊又重来”之句,黄宾虹画兴大起,挥毫作《南山雅集图》一幅,以纪盛会。柳亚子向大家推荐:“人尽知宾虹君是画家,但宾虹诗才决不亚于画才。”大家鼓掌欢迎黄宾虹赋诗。宾虹即成一绝云:

  漫天一色乱云浮,黄叶萧疏已入秋。

  却喜南华刚读罢,会心濠濮惠庄游。

  此诗后来题在为昆山姚石予所作的《近游图》上。

  南社成立后,决定每年春秋两次雅集,并推荐柳、黄两人编印《南社丛刊》,柳亚子负责选编,黄宾虹在上海负责印刷装订。

  1910年秋天,黄宾虹出席南社在上海张家花园举行的雅集,与会有柳亚子、朱少屏等18人,正是辛亥革命前夕,南社的活动,进行大量革命思想舆论宣传,迎来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。

  这年1010日武昌辛亥革命首捷。9月中旬的一天,深知黄宾虹忠于革命事业的挚友——上海商团成员名叫汪启桂,匆匆忙忙来到宾虹住处,悄悄告知:“上海商团决定今夜攻打沪南高昌庙军械制造局,先生可作准备,担任外线的信息传递。但切勿消息外泄。”说罢急急离去。

  宾虹十分兴奋,思忖以何种行动表示对革命拥护呢?如何把捷报宣传出去呢?经一番思考,制作一面白旗(当时以白旗以示光明正大),插在自家楼顶,以告知:“上海光复!”将消息传遍。并为挚友连续作三幅画。又在他主编的《国粹学报》刊登专文,曰:“《国粹学报》发刊亦已八十二期,今者满清退位,汉德中兴,海内识微之士,多谓本会为精神革命之先河……际兹民国成立,言论结社得自由,同人等固当不懈而益勤思以发展素抱,尤愿海内同志相与有成也。”

  翌年元旦,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,不少南社同人都到国民临时政府中央各部就任要职,柳亚子也去做了三天总统府秘书。但是宾虹不去南京做官,也不就安徽都督府(陈独秀时任皖督府秘书长)电召,返皖做官。乃至与汪门师弟汪律本上门邀请宾虹去安徽赴任时,他拒绝道:“要做官,你去。我是坚决不去的。”

  黄宾虹是个学者型的画家,他积极投身革命却不慕禄位,也对时势有所洞察,“余痛时艰,薄世味”,他开始避离政治漩涡,一心一意从事他的美术创作并办好《真相画报》、《神州时报》、《时报》等期刊的编辑出版工作。最终成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扛鼎山水画大师!

黄宾虹的一生动如天马行空,静如老僧补衲。他进而参与维新革命,甘洒一腔热血;退而治学作画习篆,思以艺术廉顽励懦;武能拳剑驰马,文能诗琴书画……他的生命形态是极具魅力、让人望风怀想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本文选自河南省黄氏文化研究会会刊《黄姓之源》2013年夏季刊

 
         
  简繁字转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