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选登  
     
 

千年五城古镇风

红酥手

五城之行,完全是场意外。

    那天中午几个文友小聚,酒酣微醺之时,一人提出去五城一走,没想竟一唱即和,一呼百应,醉眼朦胧间,就踱进了千年古镇五城。

    作为休宁人,不可能不知道五城。我对五城最初之印象,来自于茶干。小时候,在我们家乡,常有一个中年汉子,头戴破草帽,骑着一把自行车,永久牌的,车驾上带着一个竹篓,摇着一个铃铛,走街串户,用那乡音浓浓的五城话,边走边喊:五城豆腐干,下粥下稀饭。他来了,寂静的街巷,变得热闹起来了,村人的餐桌上便多了道美味。

    那押韵有致的吆喝,摇进了我们童年的梦,温暖了我们童年的心,在那贫寒而孤寂的岁月里,似一团燃烧的火焰,把五城烙尽了我的心中。

    以后的时光,随着阅历的增长,知道了五城的许多前尘往事。比如这座位于休婺古道的古镇,宋代罗愿的《新安志》就有记载:“五城村,古之大镇”。再比如五城有三宝:茶干、米酒、棕绷。还有五城每年农历七月二十四,要举办“将军会”。当然都是较为零散的。

    虽说近在咫尺,以前我只是每每乘车经过五城,从未与它亲密接触,所以今天有人一提,自然我也顺水推舟。

    那天,我们穿过繁华喧闹的新街,直抵老街。在这,心一下静了,似乎远离了尘俗的纷扰。同行中有文友就是五城人,他们在五城街上长大,自离开后,也有多年未回故乡了,自然有些激动。在他们的牵引下,我们来到五城中学,想寻回一点花季记忆,这里毕竟是他们生命扬帆起航的圣地。诺大的校园,因为放暑假了,显得空旷幽静,少有人影。当年的教室依在,饭厅、宿舍已是面目皆非,让人不由感慨岁月之匆匆,人生之易逝。

    五城老街呈丁字形,长约三华里,曲曲折折,傍河而行。像古徽州的大多商埠一样,一条古街的兴盛,总离不开河流的滋润。今日之路面,已有些破损,边上有些青苔,但正凸现着历史之遗痕。从那古朴的建筑来看,沿街的店面,曾经是鳞次栉比,只是今天大多已关门歇业,住着普通人家。乌黑陈旧的门板,锈蚀斑斑的门环,凹凸有致的台阶,斑驳陆离的印迹,幽暗阴沉的店堂,诠释着漫漫徽州长河中那些长袍短褂的掌柜伙计们风雨人生。

    许是老街沉寂已久,我们的到来,给寂静的老街添了几许欢快。几位老人走出张望,这样的景象,在徽州除了几个已成景点的外,大多如是。虽是酷暑,可在街上行走,古巷转悠,颇觉凉意沁人。在一家简陋的剃头店前,那位五城文友小黄顿然惊喜,一切都是小时候的模样。屋里走出的老师傅,已须发花白,慈眉善目,但目光炯炯,一眼就认出了小黄,唤起了他的小名。他们诉说着昔日的欢颜笑语,老师傅的回答可谓妙语连珠,儒雅而不失风趣,我们都被感染了。我想:五城的文化气息,就这样如水般,深深浸润在长街古巷、乡野田园间,隐匿在商贾匠人、田夫野老的身上。

    在中街一户新房的门楼上,我们见到了一块石刻横额,上书:江夏名宗。这是让五城黄氏子孙不忘先祖。据《新安名族志》载,徽州黄氏的始祖是东汉的黄香,为江夏安陆人,曾任新安郡太守。五城黄氏则是唐朝末年黄谦由祁门左田迁休宁西蛹,传六世后迁五城。当时名,称之为“玉京”。都说五城黄氏显赫,出过不少簪缨之士。但真正出名的是出了两位状元,一是乾隆三十年的黄轩,二是光绪六年的黄思永。有人说,加上五城龙湾的武状元黄赓,若说休宁是“状元县”,那么五城该是名符其实的“状元镇”。

    在街旁,有几位闲谈的老人,向我们讲述着“钦点翰林”、“状元及第”的风光,指点着黄氏祠堂的遗址。只是这黄氏祠堂今天已化作历史的尘埃,这让五城人多少有些无奈与遗憾。

    在街道的深处,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家豆腐作坊,专制豆腐干,几乎是全手工制作。在五城豆干逐渐产业化的今天,这样的作坊已越来越少。据一位五城人介绍,这家的豆干数量少,长期被镇上几个酒家包销,根本供不应求,几乎不出镇。我们想买一些,可也没有货了。

    在豆腐作坊的对面,有一家老店,很不起眼,店面蓬头垢面,直尺木制柜台,里面光线阴暗,专售渔具及酒蛐。令人惊叹的是店主是位盲人,年龄已年逾古稀了,可他只要顾客说出买的商品及数量,他立即就能手到货到,且分毫不差,且对钱币的数量及真假,一摸便知,从不出错。同行中的我们,有人特意一试,果然名不虚传。正可谓:五城街上有奇人,草根藏有人中“龙”。

    据说,这家店由于童叟无欺,颇有些名气,附近十里八乡的人,买渔具及酒蛐,就认他。现在人们常说: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已经过时了。我觉得:做生意的诚实守信是永远的法则,永恒的美德。

    斜晖落暮之际,我们见到了“楼瞰玉京”,这里是相传五城得名由来的五座城楼之一,也是五城现存唯一完好的门楼,它座东朝西,前方正对的便是五城的母亲河颜公河。潺潺奔涌的溪水,嶙峋跌宕的礁石,古色古香的门楼,错落有致的水埠,沿街而立的店铺,与不远处的古桥,沐浴夕阳的霞光中,火红的落日挂在颜公山山脊,四周暮霭渐合,濡染成一幅色彩凝重的油画。

    最后我们在蔚林园内驻足。据说这块风水宝地,曾经占地六十余亩,古木蔚然,长堤绵亘里许,林中建有文昌阁、北极殿。大道之上立有贞节坊、孝子坊,可如今这些古迹已是“白云千载空悠悠”。抚古追昔,感慨无限。

    离开之时,回眸五城水口,一江溪水抱村流,蔚林园内浓荫匝地,古树枝繁叶茂,蔚林桥长虹卧波,倒映如画,美煞之至。有文曰:“五城四面环水,如船飘动,水口林便是帆。”我想,这片水口一定能带动五城这座航空母舰,载着五城人乘风破浪,扬帆远航。

    新时代的五城人,正汲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精华,昂首阔步,敲起“得胜鼓”,迎来五城的再度辉煌,它的美名定能像五城米酒样香飘万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:http://www.99huizhou.com/thread-65334-1-1.html

 
         
  简繁字转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