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选登  
     
 

乾隆皇帝六游黄家狮子林

作者:黄国峰

  从《道光休宁县志》云“吏议落职归卜宅苏州狮子林”和《乾隆衡州府志》云“黄兴仁乾隆二年任,严宗喆乾隆三年任”文字中推算,黄兴仁购得狮子林约在1738年前后。 到民国元年(1912)卖给民政总长李钟钰(1917年起归上海颜料巨商、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的叔公贝润生),狮子林实际归于古林黄氏有一百七十余年的历史。其间,故事颇多,流誉甚广,最是乾隆皇帝六下江南,有六次临幸狮子林制诗题匾,尤让古林黄家人倍感荣耀。古往今来,亦为世人津津乐道也。

  下面,让我们一起跟着《同治苏州府志》之时空隧道,回放这一段旷古盛典。

 

                   

第一游

  时间:乾隆二十二年丁丑(1757年)正月十一日,乾隆帝奉皇太后启銮出京,开始第二次南巡。二月初五日,奉皇太后渡江。二月二十二日,至苏州府。二十七日,奉皇太后至杭州府。三月十八日,至江宁府。四月二十六日,还京师至圆明园。

  狮子林主要家庭成员:

  园主:黄兴仁,字元长,号蔼堂,时年56岁。

  长子:黄腾达,字云驹,号藕塘,时年21岁,在浙江当生员。

  次子:黄轩,字日驾,号小华,时年20岁,在休宁当生员。

  三子:黄腾骧,字北野,号春衢,时年11岁。

  主游:乾隆皇帝,时年47岁。

  陪游:尹继善、沈德潜、懋烈伯、李景、刘纶、钱维城等。

  志云:“狮子林,在城东北隅。元至正间,僧天如惟则延朱德润、赵善良(长)、倪元镇(字云林)、徐幼文共商叠成,而元镇为之图,取佛书狮子座而名之,近世以为倪元镇所筑,非也。中有狮子峰、含晖峰、吐月峰、立雪堂、卧云室、问梅阁、指柏轩、玉鉴池、冰壶井、修竹谷、小飞虹、大石屋诸胜,湖石玲珑,洞壑宛转,上有合抱大松五株,又名五松园。”

  康熙至乾隆年间,寺、园分开,花园部分几易其主。乾隆初,为黄兴仁购得,取名“涉园”。

  尽管康熙四十二年(1703年)二月十一日,玄烨南巡亲临狮子林赐“狮林寺”三字额,并题对联“苕涧春泉满,罗轩夜月留”。但乾隆南巡初始,似乎对狮子林还没多大的兴趣。

  乾隆十六年辛未首次南下,弘历压根就没踏进狮子林的门。

  乾隆二十二年丁丑再举,显然又不在计划之内,只是三月初五日从浙江嘉兴回苏州灵岩驻跸,等重游了寒山别墅、清晖楼、听雪阁之后,东游西逛,突然想到老爷子的游记里还有一处胜景——狮子林。嗯,不妨也去瞧瞧。第一游,便是这样即兴酝酿起来的。

  还有一个版本,云:倪云林在完成《狮子林图》的第二年就去世了,没有能为狮子林留下第二幅作品。此作即被视作宫廷珍品,乾隆帝爱不释手,同时对狮子林也心向往之。但乾隆起先并不知道狮子林在苏州,误以为是倪云林的私家花园,否则首次南巡时就不会不去狮子林了。乾隆第二次南巡,竟将倪云林所作的《狮子林图》和他亲手临摹的画随身携带,按图游园。

  诚然,以上两种都是私下揣测,不论孰是孰非、先来后到。毕竟弘历最终进了狮子林。

  皇上不观则已,观之欲罢不能。南巡第一首狮子林诗,洋洋洒洒,诗兴还不错哩。

游狮子林

早知狮子林,传自倪高士。疑其藏幽谷,而宛若闹市。

肯构惜无人,久属他氏矣。手迹藏石渠,不亡赖有此。

讵可失目前,大吏称未饰。未饰乃本然,益当寻屐齿。

假山似真山,仙凡异尺咫。松挂千年藤,池贮五湖水。

小亭真一笠,矮屋肩可掎。缅五百年前,良朋此萃止。

浇花供佛钵,沦茗谈元髓。未疑泉石寿,泉石况半毁。

西望寒泉山,赵氏遗旧址。亭台乃一新,高下焕朱紫。

何幸何不幸,谁为剖其旨。似觉凡夫云,惭愧云林子。

  不仅如此,乾隆爷赋诗吟诵之余,灵感闪现,又赐狮林寺“镜智圆照”御扁。虽说可能时间匆忙,有意犹未尽之处,但亦算异外之收获吧,亦正是诗与扁皆好。

  

第二游

  时间:乾隆二十七年壬午(1762年)正月初二日,乾隆帝决定奉皇太后开始第三次南巡。十二日,离京启銮。二月初八日,奉皇太后渡河。十九日,至苏州。三月初一日,至杭州。二十六日,祭明太祖陵。五月初四日,回京住圆明园。

  狮子林主要家庭成员:

  园主:黄兴仁,时年61岁。

  长子:黄腾达,时年26岁,翰林院庶吉士。

  次子:黄轩,时年25岁,继续在休宁当生员。

  三次:黄腾骧,时年16岁。

  主游:乾隆皇帝,时年52岁。

  陪游:张成勋、永福、程岩、张映辰、苏州知府李永书等。

  有了上一次游历的兴味,如果说从此次南巡开始,乾隆按图游狮子林,我是相信的。他一改上次游览路线,去杭州之前,便悄悄去了狮子林,得诗一首,请赏阅:

游狮子林得句

一树一峰入画意,几弯几曲远尘心。法王善吼应如是,居士高踪宛可寻。

谁谓今时非昔日,端知城市有山林。松风阁听松风谡,绝胜满街丝管音。

  这里,我为什么要用“悄悄”二字呢?原来乾隆帝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。此次南巡他一直怀揣倪元林《狮子林图》,一有空就拿出来把玩一番,就连奉皇太后去杭州一路上还念念不忘。从杭州返回苏州,即刻“我宣布,临摹《狮子林图》成功!”那阵势宛如首脑参加重大典礼“我宣布,开幕!”一样隆重、荡气回肠。并且,欣赋一诗:

摹倪瓒狮子林图并题以句

狮子林称芗故吴,倪迂旧迹不宜无。石渠妙晶难虚彼,竹院清娱漫仿吾。

虽亦循门得蹊径,真成依样画葫芦。装池付弃留佳话,惜墨闲情或可夫。

  此回漫游,他又发现狮子林有块地方有用武之地,舞文弄墨,赐狮林寺“画禅寺”金匾。高高悬挂,荣光一闪一闪照亮了狮子林,有多少天多少夜,从没有人细心计算过,一直到今日今时今分今秒。

  

第三游、第四游

  时间:乾隆三十年乙酉(1765年)正月初二日,乾隆帝决定第四次南巡。十六日,由京师出发。闰二月初一日,至苏州。初七日,至杭州。三月,幸焦山,驻跸江宁府。四月十二日,驻跸德州,命简亲王丰讷亨等奉皇太后从水路回程。乾隆帝由陆路,于二十一日返京。

  狮子林主要家庭成员:

  园主:黄兴仁,时年64岁。

  长子:黄腾达,时年29岁,工部屯田司主事。

  次子:黄轩,时年28岁,在狮子林温习功课,准备当年“拔贡”考试。

  三子:黄腾骧,时年19岁。

  主游:乾隆皇帝,时年55岁。

  陪游:简亲王丰讷亨、富德、张惹澄、温福、黄腾达等。

  这是乾隆皇帝第四次南巡了,轻车熟路,一切皆有备而来。

  如果按今日历史编年记事乾隆銮舆“闰二月初一日至苏州”,那皇帝于正月二十七日途中即提前下了一道谕旨:“生员黄轩、黄腾骧,著各赏缎一匹。”

  我信服一种可能,黄腾达此番也随驾南下在陪游的队伍里,乾隆的用意非常明显,提早招呼狮子林两位年轻的留守园主:嗯,我此次非去狮子林不可,你俩悉心候驾,不可怠慢。

  皇上也说到做到,至苏州第二天就去了狮子林。这一行程按排,对狮子林来说意义非同寻常,因为乾隆皇帝前三次到苏州,大体遵照前任老爷子的行程,皆先驾幸虎丘等名胜。首站直奔狮子林,这是头一次,我想那些随行的王公大臣一时半会是弄不明白的: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我用“破天荒”一词粉饰毫不为过,用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更是恰到好处。而此后乾隆第五、第六次南巡,亦皆是如此按排。前后截然不同的待遇,证明一点:狮子林在乾隆的心目中已上升到一个极高的位置。他夜不能寐,真正是按图就游了。

  别再搅“黑芝麻糊”,皇上即便言即景诗,其实早就有了腹稿,给王公大臣们提提神。

游狮子林即景杂咏

城中佳处是狮林,细雨轻风此首寻。岂不居然坊市里,致生邈尔濮濠心。

 

真树盖将千岁计,假山曾不倍寻高。云林大隐留芳躅,谁复轻言作者劳。

 

画谱从来倪与黄,楚弓楚得定何妨。庭前一片澄明水,曾照伊人此沐芳。

又:

狮子林叠旧作韵

每阅倪图辄悦目,重来图里更怡心。曰溪曰壑皆臻趣,若径若庭宛识寻。

足貌伊人惟怪石,藉如古意是乔林。何堪摹卷当前展,笑似雷门布鼓音。

  若就此作罢,那是骗你的,弘历亦就不是乾隆帝了。

  回跸至苏州,三贤堂《再叠高启韵》,怎么读都像是公书例行公事,即像开张奠基典礼那样别扭做作。

  “第四游,《再游狮子林》。”

  “好呀!”

  方是兴趣使然焉。

再游狮子林

本拟行宫一日间,念民瞻就策天闲。宁论龙井烟霞表,却爱狮林城市间。

古树春来亦芳树,假山岁久似真山。小停适可言旋耳,寓意非因畅陟攀。

  今人写狮子林轶闻颇多,其中乾隆御笔赐“真趣”匾,说的是第三次游狮子林时发生的故事。

  “皇帝在假山中左转右曲走不出,越想越有趣,真是‘石不能言趣无穷,花应解语兴更添’,随口赞曰:‘真有趣!’并信手御笔将这三个字写下来。”

  天子亦有这般同俗人的可爱,天下子民便发自内心底欢喜,皇帝是实实在在的人,而非高高在上的神。

  接着故事写到:当时在一旁陪驾的黄姓状元,觉得皇上这三个字未免太俗气,又不便于直言,于是曲意奉承说:“皇上您这‘有’字我最喜欢,就赏赐给微臣吧。”

  读罢后半截,辄感故事作者乱造胡编亦太缺乏职业水准,连最起码百百度、翻翻书的雕虫小技亦不曾学会。乾隆三十年乙酉岁次,黄轩还只是休宁县一位秀才,连贡生都不是,中举人还是三年后的事情,乾隆此行又哪来的黄状元陪驾呢?明明圣旨里曰“生员”嘛!又如前年有人著状元“黄轩”曰“黄熙”,园主“黄兴仁”曰“黄兴祖”,皆让人不喜。

  再说当时黄轩文绉绉的书生一个,从未涉足过政坛,曲意奉承的俗气定不具有。在“万岁!万岁!!万万岁”的皇帝面前,你说战战兢兢吧,那是一种人皆有之的自然反应。而黄轩既帮皇上解了窘困,又不致皇上龙颜不悦,这般的睿智,余读了心里是欢喜的,像是从尘埃俾微里开出花来。

  

第五游

  时间:乾隆四十五年庚子(1780年)正月十二日,乾隆帝从京师出发,开始第五次南巡。五月初九日,乾隆帝返回京师。

  狮子林主要家庭成员:

  园主:黄腾达,时年44岁,御史贵州主考官。丁父忧。

  黄轩,时年43岁,翰林院修撰。丁父忧。

  黄腾骧,时年34岁,秀才。丁父忧。

  主游:乾隆皇帝,时年70岁。

  陪游:王公大臣、蒙古王公台吉、直隶官员、回部郡王台吉、四川土司等。

  乾隆特别特别喜欢狮子林。

  有人说:乾隆三十六年(1771年),也就黄轩高中辛卯恩科状元那一年,皇上居然耗资十三万两白银,在京城圆明园的长春园内仿建了“狮子林”一景,其中假山“令吴下高手堆叠”。并说“此间丘壑皆肖其景(苏州狮子林)为之”,“因教规写阊城(苏州)趣,为便寻常御苑临”,想把这座园林时时留在身边。出于同样的意愿,于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,皇上又在承德避暑山庄修建了文园狮子林,耗银七万两。有意思的是,乾隆又临摹了两幅倪云林《狮子林图》,放在这两处。一时大江南北,出现“三狮竞秀”的有趣局面。

  这,不是天方夜谭,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,有诗文为证:

  题文园狮子林十六景有序甲午(1774

  向爱倪瓒《狮子林图》,南巡时携卷再至其地摹迹题诗。昨于长春园东北隙地规仿为之,即仍狮林之名。初得景八,续得景亦如之,皆系以句。然其亭台峰沼,但能同吴中之狮子林,而不能尽同迂翁之《狮子林图》。兹于避暑山庄清舒山馆之前,度地复规仿之,其景一如狮园之,名则又同御园之狮子林,而非吴中之狮子林。且塞苑山水天然,因其势以位置,并有非御园所能同者。若一经数典则仍不外云林数尺卷中,所谓言同不可,何况云异?知此则二亦非多,一亦非少,不必更存分别。见懒道人“画禅三昧”或当如是耳。既落成,名之曰文园,仍随景纪以诗。或有以同、不同?为叩者,惟举倪迂画卷示之。

狮子林

倪氏狮林存茂苑,传真小筑御湖滨。既成一矣因成二,了是合兮不是分。

爱此原看鸥命侣,胜他还有鹿游群。水称武列山雄塞,宜著溪园济以文。

虹桥

一再仿涉园,虹桥驾波起。若论武夷曲,在此不在彼。

假山

塞外富真山,何来斯有假。物必有对待,斯亦宁可舍。

窈窕致径曲,刻峭成峰雅。倪乎抑黄乎,妙处都与写。

若颜西岭言,似兹秀者寡。

纳景堂

面临清浅背孱颜,廓落虚堂静且闲。景纳四时无尽藏,我来每爱夏秋间。

清阁

吴工堆塑图,名画了非殊。有一宁无二,仿燕仍忆苏。

究安能彼,欣雅足清吾。欲问云林子,可知塞外乎。

藤架

藤架石桥上,中矩随曲折。两岸植其根,延蔓相连缀。

施松彼竖上,缘木斯横列。竖穷与横遍,颇具梵经说。

漫嫌过花时,花意岂终绝。

磴道

砌石磣砈跻攀,羊肠萦绕云关。莫笑小许胜大,峭茜颇傲寒山。

 

占峰亭

塞山雄浑其固然,峰岭恒将互数里。倪家结撰本江南,小景一伏旋一起。

是惟假山乃得之,叠石仿为遂有此。侧峰上覆一笠亭,玉冠棲霞颇可拟。

亭占峰乎峰占亭,炙毂之辩将穷矣。

清淑斋

春光艳觉秋光飒,林有阴还砌有蕤。若论园亭清淑景,吾云当屑夏为宜。

小香幢

狮林实梵宗,善吼度群品。香幢作清供,迂翁佞佛甚。

缀景效其为,匪图福田稔。人情以为田,吾方事勤恁。

探真书屋

书屋据横岭,迥然清绝尘。倪子既非主,黄氏原为宾。借问研精者,谁诚得其真。

延景楼

万石丛间觅进步,壶中小楼欣始遇。因塞得通景不凡,理境文津胥可惜。

可悟其妙未可言,天倪道筅契性存。林枝扶壁态閜砢,瀑水落涧声潺湲。

潺汲人池清且泚。佳丽四围一镜里。忽闻隔嶂鹿呦呦,欲傲金阊未有此。

画舫

武陵何必舍溪头,烟屿云崖漾以周。不实舫中收古画,却因舫在画中游。

云林石室

石为云复石为林,十笏石室云林心。四家为首昔由昔,千秋一瞬今非今。

忽然柒几铺藤纸,又似田盘点笔吟。

横碧轩

碧鲜横一带,近远乃相殊。近水波清澈,远山林翠铺。

坐来参合相,望去讶分图。却忆嘱因语,王蒙有是乎。

水门

石墙洞跨溪清,门扇不置五明。画舫随出随人,镜月疑半疑盈。

即此探奇问景,亦堪悦目怡情。忽尔中心忸怩,似忘无逸篇名。

  啧啧!乾隆,一堂堂皇上,亦是性情中人,偏爱狮子林简直是如痴如醉了。

  当然,此非“假亦真,真亦假”的虚幻之境。乾隆有识真慧眼,在他的诗句字里行间总感有未竞之处。第五次南巡游狮子林,他亦题咏了一首,有颇多的流露。

狮子林再叠旧作韵

山庄御苑虽图貌,黄氏倪家久系心。怡似金阊重跸驻,可忘清闷一言寻。

略看似矣彼新构,只觉输于此古林。壬午摹成长卷在,展听松竹答清意。

  遗憾的是,第五次游狮子林,正逢老园主黄兴仁去世次年。或黄腾达兄弟三人回休宁古林丁忧守制,不在狮子林;或因家于苏州,三人即于狮子林服丧期间。皇帝此次临幸狮子林与第四次相比,从简行事,未作太多逗留,亦是君主对臣子的体恤爱抚于万民有福泽。

 

  第六游

  时间:乾隆四十九年乙酉(1784年)正月二十一日,乾隆帝从京师出发,开始第六次南巡。三月,进入浙江镜内。闰三月,到达江宁。四月二十三日,乾隆帝一行返回京师。

  狮子林主要家庭成员:

  园主:黄腾达,时年48岁,顺天内簾监视。

  黄轩,时年47岁,候补洗马尚书房行走。

  黄腾骧,时年38岁,秀才。

  主游:乾隆皇帝,时年74岁。

  陪游:皇十一子永瑆、十五子顺琰、十七子永璘、黄腾达、黄轩等。

  1784年春,这是乾隆皇帝最后一次南巡,亦是最后一次游狮子林。时年74岁,他觉年事已高,对随行大臣们说道:“六度南巡之事既蒇,亦不再拟命驾矣”。但游完狮子林又自问:“真山古树有如此,胜日芳春可弗寻?”而令他遗憾的是因“六度巡止”,只能作“他日梦寐游”了。 实对狮子林恋恋不舍也。全诗于下:

游狮子林三叠旧作韵

粉本石渠藏手迹,写虽因手运因心。真山古树有如此,胜日芳春可弗寻?

然岂耽哉斯洒洒,所堪嘉者彼林林。出游图便民瞻就,宁为夹途丝管音?

  特别需要指出的,亦是《苏州府志》不曾有记载的,此次乾隆南巡,身为内廷近臣的黄轩随驾而行,在临幸狮子林后回京,即乾隆四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,皇帝御题一“福”字赐轩,其用意黄轩拥有狮子林,是连贵为天子的自己都没能享得的福份。

  得此宝贝,古林黄氏制一“福”字匾悬挂在宗祠“蔚林堂”里,彰显皇恩浩荡。今存放于休宁县博物馆,成镇馆之宝焉。

 

 御赐休宁古林状元黄轩“福”字匾

  后记:

  是年,还是第六次南巡回京师,乾隆决意把黄轩从太子那里留回到自己身边,谕曰:“以洗马黄轩,充日讲起居注官。”

  乾隆五十一年(1786)十一月二十七日,林爽文台湾率众起事。清政府调兵镇压。因战事急迫,乾隆皇帝委派黄轩去川东总理督办军粮。因劳累过度,死在运粮途中。

  乾隆五十二年(1787)丁未,林爽文败入深山,被俘。次年三月十日,林爽文等被解至京师凌迟致死。

  乾隆五十二年丁未(1787)十月十八日早朝,在文武百官们面前,谕曰:“据保宁奏,川东道黄轩委令总理运闽米石,该道在重庆府地方,患病身故……此次川省办运闽米,该道黄轩督率地方官悉心经理,不辞劳瘁,患病后仍复力疾监办,至米船全数开行。始请告假,实属急公可嘉。今因病身故,殊堪悯恻,著加恩赏给按察使衔,以示轸恤。”(见《大清高宗纯(乾隆)皇帝实录》)

  黄轩病逝同年,乾隆五十一年丙午科,黄腾骧中举,授安徽庐州府训导。

  后来,吴蔚光(字悊甫,号竹桥。常熟人,原籍休宁)曾作《师子林访黄四春衢》诗云:“主客为谁与,吴二与黄四。”(黄腾骧在兄弟中排老三,在兄弟姐妹中排老四,故有黄四春衢一说)说明此时狮子林的主人是黄腾骧了。

  黄兴仁有三娶,正室是休宁上溪口汪氏,吏部尚书汪由敦的妹妹,早殁;继娶率川(今屯溪率口)大家闺秀程氏,出轩;纳李氏,出达、骧。

  在旧苏州,狮子林又被誉名“黄殿撰轩居第”。他在《苏州府志》卷一百十二流寓(二)有记载:“黄轩,字日驾,休宁人,善属文,工书法。乾隆辛卯进士,廷封第一,授修撰,在上书房行走,京察一等,授川东道。台湾用兵,川省协济军米,轩督办劳瘁,以疾卒。事闻,加按察使衔。兄腾达,乾隆辛巳进士,官至礼科给事中。善书,工诗文。黄氏兄弟自其父卜居吴门狮子林,更其名曰‘涉园’。”

  乾隆钟情狮子林,狮子林成就了古林黄氏。

  黄腾达,古林黄氏第一位进士,在乾隆第二次游狮子林后一举中魁,进士及第。

  黄轩,自皇帝游幸之后,发愤读书,考试成绩均为高等。有人撰文云:

  乾隆三十年(1765)安徽学政梁瑶峰督学徽州府,不由大起爱才之心,有意将黄轩选作特优生员参加“拔贡”考试。可是,到了考试的那一天,黄轩却突然头晕目眩,握着笔一个字也写不出来。梁瑶峰情急无奈,只好选拔休宁县另一位秀才、大斐人吴鹤龄(状元吴锡龄的堂兄)参加拔贡考试。等到黄榜公布后,黄轩的病又一下好起来。黄轩觉得这似乎是命运在捉弄他,从此对功名不敢抱大的期望。没想到在后来的考试中,居然接连取得好名次,戊子(1768)科中举人,辛卯恩科大魁天下,高中状元。而当年取代他被选为拔贡的吴鹤龄,却以贡生的身份被授予江苏溧水县教谕,仅为分掌全县教学事务的八品小官,最后还因伤寒而早逝,令人伤感不已。

  予信云“三分人事七分天”之兆,而因尚有著七分天意,所以人事倒也急切不得穷绝。

  到狮子林黄氏第三代,家事开始走下坡路。光绪十二年丙戌(1886)进士陈昌绅有诗,名题《狮子林今为吴中黄氏废园》。

  即便是如此败落,我亦不感到可惜,若四时之序,功成者去,今天狮子林黄氏后人,有大学教授,有生意场姣姣者,有在东南亚国家总统身边高就。

  乾隆一生六游黄家狮子林,赐匾额三块,赋诗十首,摹倪云林《狮子林图》三幅,另附上赐黄轩一“福”字。有诗赞云:“乾隆六游狮子林,古林满堂呈光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壬辰秋  古林 黄国峰

   

 
         
  简繁字转换: